平原行 第三十八章 我只是路过的(1 / 2)

当阿然把那十几道凶岩食猿雕打飞后,几个起落便来到了战斗场面的中间位置,众多的雕都是静静看着这个人偶落在眼前,刚刚一出手,便将十多个凶岩食猿雕打飞的场景可是将在场的众多雕类全部镇住了,就连凶岩食猿雕的王者看着阿然眼中都有一丝忌惮!

白头撞山雕一族的王者掉落在半空之中,那五道头顶冒着极淡红芒的身影,快速的飞到自己族中王者身边,将其接到了地面之上!很快众多的白头撞山雕便都聚了过来!

那几个被阿然打飞的十几个凶岩食猿雕掉落在地上发出“嘭,嘭···”的响声,在地面之上溅起一圈圈尘土向着远处扩散,当尘土散去,只见落在地的十几道身影甩了甩有些发晕的脑袋,看向阿然眼中透出一种仇视的目光!随即在地面上挣扎了几下,才缓慢的站起身来!

阿然愣了愣,自己在打击十几个凶岩食猿雕的时候,就怕自己手下重了,在万一拍死一只,那可就是结了大仇了,所以在下手的时候,都是留了几分力道,想着让其失去短暂的行动力便好,可是看着远处那十几个家伙落地后居然挣扎了几下,便站起身来,这让阿然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下手下轻了?

阿然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自己下手的轻重,反正没有伤害到其族人便好,如果伤害到了其族人,估计阿然想安安稳稳、平平静静的过去,那就是不可能的了!

阿然在战场的中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貌,争取漏出一个自认为还是比较善良的表情,向着众雕微微一笑,然后就鞠一个九十度的躬,以表示自己的尊敬!

起身后说道:“那个,那个····”我擦,怎么一张嘴还特么的紧张了呢,说话文绉绉的就是不太适合我!

随即想了想说道:“我就是一个路过的,想在此路借过一下!不要管我哈,你们继续!”说完便抬腿向着战场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看着阿然连说话都成结巴的样子,这家伙不会是心虚吧!凶岩食猿雕一族的王者想到!

看这个货连话都没说两句便转身就走,这在凶岩食猿雕王者眼里,完全就是心虚的表现,要知道,人偶与兽偶之间的可是自古以来就是敌对的关系,基本上兽偶与人偶碰见都会分较出高低,出生死,因为人偶的偶之心对兽偶有提升智慧的作用,兽偶中大都是没有智慧存在的,只有在实力提升到一定的等级后,才会产生一丝智慧,而这一丝智慧程度还不是很高,就像是人类的婴孩一样,战斗过程中,基本都是靠着先天的自然反应进行应对,但是使用过人偶的偶之心,那么智慧程度就会有一定的提升,而提升的程度主要要是看两个点,第一个就是偶之心的原主人智慧程度的高低,智慧程度越高,无智慧的兽偶或者是低智慧的兽偶使用过后,产生的智力或者提升的智力也就会越高!二就是原主人实力的强弱,偶之心原主人实力越高,那么提升智慧程度也会成正比增加!

兽偶的偶之心对人偶来讲,就是提升实力的良药,所以基本上每次人偶与兽偶遇见都必会起争端,基本上不是兽偶杀掉人偶,就是人偶干掉兽偶!而这个家伙确是对这么多的兽偶视而不见,便已说明其实力不怎么样。

凶岩食猿雕的王者看了看远处白头撞山雕一族族群之地,现在白头撞山雕一族王者在自己的攻击中重伤濒死,而白头撞山雕一族已经伤亡已经超过了四成,剩下的也都是一些残兵败将,根本不足为虑,而这个半路杀出的家伙,看着刚才所展露出来的实力,估计也是一个刚刚进入砂偶级别的家伙,凶岩食猿雕的王者眼睛快速的转动,脑子里飞速的思索着,判断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到底是留不留下阿然!现在主要是不知道哪个令自己忌惮的白头撞山雕王者的情况,算了还是以紫霄冥土为重啊,拥有了紫霄冥土,自己的实力便可在生一级!

迈腿走了几步的阿然便听到白头撞山雕一族中发出一声的悲鸣,紧接着悲鸣的声音就像是传染的瘟疫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在这个山谷中回荡!

那只一直跟在阿然身后的小家伙听到这些悲鸣的声音后,脸上原本笑盈盈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了,瞬间变得像是被抢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身形一转,便朝着白头撞山雕的族群跑去!

一众白头撞山雕看到小家伙先是一愣,然后便为其让开了一条道路,很快,小家伙便来到了众雕群中!

看到此景的凶岩食猿雕一族的王者,立马知道应该是白头撞山雕一族中的王者快不行了,看着阿然的背影,眼中则是散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

虽然自己现在身上有一些轻伤,但是现让几个普通的成年凶岩食猿雕消耗其一些实力,自己在一旁掠阵,先将这个家伙消耗一下,等出现实力不济的情况后,在看准时机直接将其结果掉,这样就获得一枚实力不低的偶之心,将来自己的族群便可再填一位智慧型的兽偶!一想到未来自己的族群可以再填一位智慧型的兽偶,便决定将眼前的这个家伙留下,随之眼睛就向着身边几个凶岩食猿雕下了命令!